聯系我們

電話:0574-63032108
傳真:0574-63032108
郵編:315300
地址:浙江省慈溪市擔山北路898號

首頁 > 行業新聞 > 2021年生物技術交易5大趨勢

2021年生物技術交易5大趨勢

發布人:admin   發布時間:2021-1-19   訪問次數:152

2020年,隨著一場百年不遇的大流行病的蔓延,生物技術交易逐漸減少。

接受國外生物制藥網站BioPharma Dive采訪的專家們稱,這種平靜在去年春季持續了大約2-3個月。到了6月份,交易談判又開始活躍。業務開發團隊已經習慣了網上會議,而不是面對面會議交流。一些專家甚至注意到,一旦公司找到了它們的方向,對并購的興趣就異常高漲。

不過,在去年底生物技術交易額的大幅增加(包括阿斯利康390億美元收購Alexion)并不足以抵消起步時的放緩步伐。全球領先的審計、稅務、財務交易和咨詢服務機構安永會計師事務所(Ernst & Young)在2020年完成了價值1590億美元的生命科學交易,遠低于截至目前已成為其年度標準的2000億美元。普華永道(PwC)發現,交易數量也有所下降,與2019年相比下降了2%。

盡管如此,交易撮合者仍將2020年后半期的上升視為一個好跡象,并預計今年將出現更徹底的反彈。然而,也存在著潛在的障礙。年輕的生物技術公司很容易籌集資金,因此可能對于許多需要新產品的大型制藥公司的交易不那么開放。政治和監管方面的不利因素也可能發揮作用。高贏國際律師事務所(Goodwin)并購全球主席Stuart Cable表示,他將密切關注諸如羅氏收購基因療法開發商Spark Therapeutics時遭遇的反壟斷問題。Cable表示:“我最關心的是2021年的趨勢不是大型制藥公司是否在收購,而是這些交易是否會得到批準。”

以下是BioPharma Dive采訪的專家們認為在未來幾個月將影響生物技術和制藥公司交易的5大趨勢。

1、來自私募股權投資的競爭越來越多

大型制藥公司習慣于相互競爭,購買或與令人興奮的年輕生物技術公司達成合作。但展望未來,它們可能會發現來自私募股權公司的競爭將越來越多。

過去十年,這些投資者對醫療保健表現出了更濃厚的興趣。在最近的一個備受矚目的例子中,有報道稱私募股權公司KKR & Co正式與美國連鎖藥店巨頭沃爾格林長靴聯盟(Walgreens Boots Alliance)接洽,這可能是歷史上規模最大的杠桿收購。

藥物開發也引起了私募股權公司的注意。去年4月,黑石集團(Blackstone)對生物技術公司Alnylam進行了最大規模的私募融資,投資高達20億美元。然后在7月份,黑石集團獲得了46億美元的資金,據稱這是有史以來最大的用于生命科學投資的私募股權基金。

Cable表示:“像KKR、貝恩資本(Bain)這樣的大型私募股權公司,都在以某種力量進入這個行業。”Cable認為,私募股權公司目前還不太可能對生物技術進行大規模押注。但對于價值在20億美元或以下的交易,預計“私募股權公司與大型制藥公司競爭的趨勢將越來越明顯,尤其是對處于后期臨床階段的公司和商業化的公司。”

就后一點而言,擁有3種上市產品的女性健康公司Amag Pharmaceuticals在10月份被一家與私募股權公司Apollo Global Management有關聯的專業制藥公司以約6.5億美元收購。

2、大型制藥公司將改進交易戰略

私募股權公司并不是大型制藥公司買家的唯一潛在障礙。生物技術公司正在從風險投資者和公眾投資者那里籌集巨額資金。來自PitchBook和SVB Leerink的數據顯示,去年這一領域的風險交易接近250億美元,較2019年增長逾50%。據BioPharma Dive收集的數據顯示,生物技術公司在2020年的首次公開發行(IPO)數量也創下了紀錄,至少有31家公司獲得了2億美元或更多的資金。

而現金的流入確實創造了新的生物技術,并因此也創造了更多的收購目標,同時它也可以讓這些公司經營更長的時間,而不需要接受與更大規模制藥公司的交易。

大型制藥公司的主要論點是,“我們會給你足夠的錢來開發你的藥物”。但是,其他地方也有很多錢。它們的競爭在很大程度上并不一定是彼此的競爭,這不像是輝瑞對百時美施貴寶,或默沙東對賽諾菲。它們的競爭是繼續保持獨立。

因此,買家可能不得不調整與生物技術公司的合作方式。吉列德就是這樣,去年,該公司投入了數百億美元,以謀求成為癌癥藥物研發領域的領導者。吉利德的首席財務官最近向BioPharma Dive詳細說明了,為了達成某些交易,他的團隊必須接受不太傳統的條款。

德勤(Deloitte)并購業務負責Varun Budhiraja表示,在創新藥物的競爭中,買家需要“盡早進入市場,進行一些戰略押注,并在潛在的競爭或破壞中保持領先地位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很多押注正在轉化為交易。”

3、溢價將繼續維持高水平

激烈的競爭和資金雄厚的生物技術公司帶來的另一個后果是,收購方必須拿出更多的資金來鎖定交易。僅去年一年,Portola、Aimmune Therapeutics、Immunomedics的交易價就分別是各自市值的2倍多。安永的數據顯示,在2020年,公開交易的生物制藥公司平均溢價74%。安永健康科學美國市場負責人Arda Ural指出:“現在是出售的大好時機。”

大型制藥公司由于其內部研發滯后,已經習慣于支付這些高額的溢價來獲得新的藥物和技術。然而,這并不意味著價格不會使交易復雜化。

Cooley并購業務聯席主席Barbara Borden表示:“如果溢價太低,董事會會感到不安;如果溢價太高,買家會感到不安,因為有人會批評。因此,溢價會對人們是否愿意交易產生心理影響。”

不過,對于制藥巨頭來說,如果交易是正確的,價格似乎并不會成為阻礙。輝瑞首席執行官Albert Bourla周二在摩根大通(J.P.Morgan)醫療保健會議上對投資者表示:“我們沒有上限。只要我們愿意,就基本上有能力展開任何交易。”

4、神經科學將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

多年來,生物制藥交易撮合者的注意力集中在藥物開發的幾個特定領域——癌癥、罕見疾病和免疫疾病,以及細胞和基因治療等技術。現在,另一個領域正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。

大型制藥公司在很大程度上已退出了對大腦和中樞神經系統的研究,因為如此多的藥物以失敗告終。但近年來,對這些系統的更好理解為人們對肌萎縮側索硬化癥(ALS)、抑郁癥和運動障礙等疾病的樂觀情緒帶來了理由,進而重新激發了收購者的興趣。

Cooley生命科學合作機構負責人Marya Postner表示:“我看到最多的轉變是,越來越多的公司進入中樞神經系統領域。”Postner指出,對抗帕金森病和阿爾茨海默病等神經退行性疾病的公司尤其搶手。

事實上,去年夏天,渤健在帕金森氏癥的一些研究性藥物上就支付了5.6億美元預付款、總金額可能超過10億美元。然后,在12月份,禮來同意斥資近9億美元購買Prevail Therapeutics,這是一家基因治療公司,其臨床項目針對的是遺傳類型的帕金森病和癡呆癥。

公共和私人投資也在催生更多以大腦為中心的生物技術公司。就在本周,致力于通過沉默基因來治療神經退行性疾病的生物技術公司Atalanta Therapeutics從風險投資公司F-Prime capital獲得了1.1億美元的資金。此外,Atalanta還宣布與渤健和羅氏達成了戰略合作。

5、空白支票公司將繼續火爆

空白支票公司(blank check company)一般是指為了與其他公司合并而設立并發行過股票、擁有一定股東基礎的殼公司,又稱“盲資公司”(blind pool)。

另一家最近登上頭條的神經科學生物技術公司是Cerevel Therapeutics,它是輝瑞和貝恩資本(Bain Capital)分拆出來的。

像許多生物技術公司一樣,Cereval去年上市。但它以一種不同尋常的方式做到了這一點。該公司與一家空白支票公司(更正式地稱為“特殊目的收購公司,SPAC”)合并,而不是經歷典型的、艱難的首次公開發行(IPO)過程。

SPAC本質上是空殼公司,其主要目的是:通過IPO籌集大量資金,然后用這些資金與特定行業中有前途的公司合并。就Cerevel而言,它通過與Arya Sciences Acquisition Corp II(一家由Perceptive Advisors贊助的SPAC)合并,籌集了4.45億美元的凈收益。

事實上,Cerevel這樣的例子不在少數。去年10月,Panacea Acquisition公司宣布與癌癥藥物初創公司Nuvation Bio合并。本月,新基分拆出的公司Cellarity通過與GX Acquisition合并,籌集了3.72億美元。

還有一些SPAC仍在尋找與生物技術公司合并的機會。安永Arda Ural指出,這些SPAC的壽命通常為2年,這意味著,至少到2021年,它們可能將繼續作為生物技術公司上市的工具。高贏國際律師事務所(Goodwin)公共并購和公司治理業務聯席主席Lisa Haddad表示,“我們預計SPAC將繼續火爆”。

狼人香蕉香蕉在线28、男人的天堂a视频区在线、免费的色直播视频